当前位置: 首页 > 方志百科 > 建安之子 > 建州朱子研究 >
来源:闽之源·古建州 作者:建瓯市方志委 点击:

博士府前朱子的千年祭典带给我们什么?

——朱熹“四在”建瓯文化遗存综述
 
南平市朱子文化研究会 常务理事 赖少波
 
      2016年10月18日上午,在建瓯市老城区的“敕建翰林院五经博士府”故址前的第一小学大操场,由南平市人民政府  政协南平市委员会主办,建瓯市人民政府  政协建瓯市委员会承办的理学贯古今,儒道传天下——“2016朱熹故里-朱子祭祀典礼”成功举办。借着这个和熙之风,笔者想再提下朱子与建瓯之间不能不说的一些往事。
 
 
      建瓯城关也称芝城,她是一座具有1800多年灿烂历史的文化古城。在芝城东北向有一条文化古街——磨房前。从宋到明,磨房前一带曾叫作紫霞洲街。历史上紫霞洲街人烟云集、商贸繁盛,千百年来,这里蕴育着积淀深厚的文化遗存。

      “东周出孔丘,南宋有朱熹”,中国集理学之大成的著名思想家朱熹就曾在这里留下了诸多轶事、佳话。从“画卦洲”到“艮泉井”,从“对镜写真像”到“五经博士府”,所有这些至今仍在建瓯这块金瓯福地上延续,可供后人瞻仰凭吊。
 

一、画卦洲在建瓯
 
      南宋绍兴七年(1137年),朱熹八岁,跟父亲朱松由尤溪迁居建安(今建瓯)。据《韦斋集》卷首《韦斋公年谱》载:


       “公尝往来于建、剑间,喜建州山水佳胜,遂筑精舍于环沙之上,迁居焉。时文公已八岁矣。童时画八卦于沙上,即此地也。”

      文中的“精舍”即指建州(今建瓯)水南的环溪精舍,古属城南紫芝上坊(今袜厂一带),清初改为韦斋先生祠(民国《建瓯县志》卷九《学校》)。历代旧志都有记载朱熹八岁迁瓯和画卦这段往事,除上引之外,还有清康熙《建安县志》卷八《艺文》、民国《建瓯县志》卷七《名胜》等。

      “画卦亭,在城南环溪精舍前。文公年谱云:‘八岁时尝坐沙上画八卦’。今书院久废,沙上尚有片碣,大书朱文公坐沙画卦处……迄今七百年余载,碑碣犹存。”

      明洪武初(1369年前后),有僧人造城南石桥,借环溪精舍为督工之所,桥成之后,僧人竟拓增精舍,改为方广寺。明成化丙戌二年(1466年),朱熹十世孙朱墩告于官,仅收回精舍两侧空地。明正德壬申七年(1512年),朱熹裔孙朱火节举请于提学,才全部收回修整,祀朱松像于中堂,以文公配享。


      从明正德年间修整到现在,已经490多年了,今屋宇荒弃无存,据旧志的相关描述,遗址大概在今水南袜厂一带。

二、艮泉井在建瓯
 
      宋淳熙年间(1174-1189年),郡守韩元吉引城北橄榄坑之水入城内紫霞洲之玉仙池,并在周围植树建亭,亭楣上题有“溪山一览”匾额,成为城内一景,供人们休憩游览。紫霞洲的中心地带,就是今天的建瓯市第一小学,在她的西北侧,即今磨房前福利院址,在当时建有建安书院。


 
      南宋孝宗淳熙二年(1175年),朱熹来建安书院讲学,见紫霞洲形胜优美,遂在书院门前凿了一口井,取名“艮泉”。朱子凿井后,曾作有《艮泉铭》:“凤之阳,鹤这麓,有山兀而状;堂之坳、圃之腹,斯瀵而沃;束于亭、润于谷,取用而足;清于官,美于俗,为民之福”。 他希望这里的地方官像水一样清廉,民风像水一样淳朴,期盼这泓清水能滋润一方,造福一方。
 
      因为这井是朱熹开凿的,所以大家都叫它“朱子井”。 相传井底有一块用大石板雕刻的八卦,所以此井又名“八卦井”。从宋淳熙初到现在,已经历了800多年,艮泉井除了井体还完好外,其他附属设施已荡然无存。现已在该井上方建一座保护亭,并列入建瓯市级文物保护单位,供人们凭吊先贤遗泽。
 
三、写真像在建瓯
 
      1974年4月7日,建瓯一中高一(8)班师生进行社会调查时,在建瓯下豪栋朱熹后裔朱枫(名楮卿、小名朱墨仔)家后门坪猪栏的乱砖堆发现朱熹“对镜写真”自画像石刻板。

      朱枫是朱熹长子朱塾派系六世二房朱火胃的第20代裔孙。从明景泰六年(1455年)由皇帝钦定朱熹第9世孙朱木延任翰林院五经博士起,按成例只有嫡长孙才能世袭博士,其他房次无权承袭。朱塾派系传到朱枫时,已是第25世,当时承袭博士的是嫡长25世孙朱凤梧、朱朝梧兄弟。到上世纪初,博士改称奉祀官,先后由26世孙朱点元、27世孙朱秉王圭承接。此时朱枫辈份最高,担任族总管(即族长),朱熹自画像石刻板由他保管。
 
      文革“破四旧”、“批林批孔”,当然也要“批朱熹”,朱熹的自画像石刻板在“四旧”之列,把它放到后门坪猪栏的乱砖堆中,当在情理之中。


 
      该石板高93厘米、宽50厘米、厚3.5厘米,系用黑色页石刻成,表面十分光滑,字迹图像清晰。石板上端刻有朱熹亲笔行书题词:“从容乎礼法之场,沉潜乎仁义之府,是予盖将有意焉,而力莫能与也。佩先师之格言,奉前烈之遗矩,帷□然而日修,或庶几乎斯语。”题词之后注明:“绍熙元年(1190)孟春良日,熹对镜写真,题以自警。”注文之后有两颗图章,上一颗是“熹印”,下一颗是“晦翁”,图章两边都刻有花纹。
 
      石板中央是一个大圆圈,中间就是朱熹对镜自画像,系半身写生图,两手插入袖中,拱至胸前,面部须发及右颊眼耳间的七颗黑痣都清晰可见,栩栩如生。像的右边写明朱熹六十一岁时,在崇安五夫紫阳书堂对镜写真自题。像的左下方写明是朱熹第十六代孙朱玉所制。

      很多朱子后裔及一些读书人家,用朱砂将此像拓印下来,悬挂在厅堂或书房的壁上。

      这块石板后来交由县文化馆保存。1987年西大街大火,该石板被烧裂。幸好县闽学会尚留有拓印的图像原件,交由县博物馆请本县版画家陈德先生用硬木板照原样刻下来,拓印下来裱成画。如今,建瓯市博物馆、闽学会都有珍存。

四、博士府在建瓯
 
      世袭翰林院五经博士府,平时,芝城的老百姓只称之为博士府,座落在建瓯磨房前朱子祠东侧。


      明景泰六年(1455年),朝廷认为朱文公“有功于世道”,要取用朱熹嫡长孙做“世袭翰林院五经博士,以奉祭祀。”特旨征建安(今建瓯市)嫡长九世孙朱木延入京,钦授世袭翰林院五经博士。于是,在建宁府(今建瓯)朱子祠东侧建博士府,世代祭祀先祖朱熹朱文公。

      博士府门前建有木牌坊,三开间,高约六米,中间高悬“敕建翰林院五经博士府”木牌匾,东边题有“景星庆云”。西边题有“泰山乔岳”珠底黑字。大门两边挂有一幅木刻对联,左为“徽国衣冠世胄”,右为“考亭理学名家”。坊下左边设有六房,过去置有库子4名轮流植守;右边是轿房,置有雅轿一乘、轿夫4名,供博士出行之需。
 
      博士府为两进木构建筑,前厅为五开间,中为大厅堂,四壁挂有四幅条幅,是朱熹手书四季诗(拓片):“春报南桥川迭翠,香飞翰苑野图新,雪堂养浩凝清气,月窟中空疑有神。”堂上按翰林院五经博士规制设有公案,案上置笔砚签筒。两旁立有“肃静”、“回避”牌和出行仪仗。二进天井后面是小花园,栽有桃、梨、石榴及一些花卉。东西两厢各建有厅房、鸳鸯房;厅后为后阁,两厢各有后房及厨房。


 
      该博士府原建于明景泰年间,清顺治五年(1648年)毁于戊子之役。至康熙四年(1665年)重建。康熙九年,耿精忠叛乱,工程因之延搁。直到康熙二十八年(1689年),巡抚张仲举提请承袭奉祀,二十九年春旨以朱熹十八世孙朱滢承袭五经博士,才全力建成。

      这座土木结构的房子历经300多年的风风雨雨,朽坏是当然的事,如今只留下二进厅,虽已破旧,却仍可供后人凭吊!

      据《考亭紫阳朱氏总谱》记载:建瓯市人大常委、建瓯一中的高级教师朱锐敏是朱熹长子朱塾派系下的第28代裔孙;现福建省厦门大学的校长朱崇实也是朱熹长子朱塾派系下的第28代裔孙。从该总谱里,我们惊奇地发现朱熹长子朱塾派系下的这些嫡长裔孙全部都住在建瓯磨房前博士府。


      最后我想特别提醒下:大思想家朱熹不单在建瓯这座景色怡人、文化浓郁的古老城市里留下了千古佳话,也留下了他“从容乎礼法之场,沉潜乎仁义之府”的文化涵养,更重要的是,在这样一片文化沃土上还延绵和孕育着朱熹的长房裔孙们。因此,建瓯不愧为“朱熹的裔孙之乡”!
 








推荐内容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