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方志百科 > 建安之子 > 壹周名贤榜 >
来源:闽之源·古建州 作者:建瓯市方志委 点击:

《建瓯县志》连载171:第三十五篇 民俗 第五章 迷信与陋习

第五章 迷信和陋习
  
第一节 迷 信
  
  一、点香烛

  旧时,建瓯人凡农历初一、十五日早晚或逢佛生日,有点香烛“求平安”的习俗,供桌上一对红烛、三枝香,大门两傍各一枝香。也有人上庙点香烛还愿,“消灾”、“保平安”。解放后,这种迷信活动日见减少,80年代以来有所复现。

  
二、上庙皈依

  老年妇女,有的皈依为“佛门弟子”,在家“吃斋”,上庙念“经”。
  皈依后,要守“五戒”,即不杀生、不偷盗、不邪淫、不妄语、不饮酒。要求念念端正,体戒大道,济贫怜困,以“急难相救”为“福本”,“自我修身”以“度来生”。
  上庙皈依要交少许“拜师钱”,举行入门绕佛跪拜仪式,俗称“行弥驼”。有的皈依者讲排场,大办斋席,宴请斋友和互赠礼品。


  
三、礼十王 礼梁皇 还受生 做冥寿 打醮

  礼十王 “十王”,即所谓“秦广王、楚江王、宋帝王、伍官王、阎罗王、卡成王、泰山王、平等王、都市王、转轮王”等10殿阎王。旧时,50岁以上的人,要请僧人念1天经,“礼十王”自我忏悔,烧化纸钱,求“十王减罪”,庇佑“长寿”。佛教称“做预收”,俗称“礼十王”。
  礼梁皇 所谓“礼梁皇”即拜梁武帝,为活人“做预收”;为死者“超度”。请和尚花3~7天,念完“梁皇忏”,烧纸钱,并请客铺张。
  还受生 民间有句俗语:“笨人是前世没有还受生”。请僧人或道士念经,求“忏悔”,烧纸钱,“还受生”,为活人求“来生聪明”。
  做冥寿 50岁以上已故长辈,继续计算他的年龄,合十“做寿”。也与活人拜寿、上烛相同,所不同的是请僧人念经,烧纸衣、纸钱。亲友除送寿桃寿面外,也送香烛和纸钱之类。
  打醮 佛教叫“念普佛”,不分年龄,为身体差的人“消灾保平安”;道教叫“打醮”,有“满丁打醮”、“佛前解愿谢醮”、“八月初三灶神诞日敬醮”,念“三官经”保佑“清吉”。

  

四、做七 破狱 烧库
  

  做七 长辈死后7天为“头七”,接连逢“七”为死者“超度”,称“做七”。每“七”请僧人或道士念经、烧纸钱,连列祖列宗、无主孤魂都请来一齐“超度”。

  破狱 “破狱”一般在“头七”举行。道教念“破狱经”、“度孤魂”、祈求让亡人“减罪出地狱”,四方围排“九幽地狱”、“阎王”、“判官”等14块“地狱牌”,念完经凿破一个陶瓷碗,叫“破狱”。佛教则排24块“地狱牌”,念“破狱忏”,用锡杖凿破一个碗,连念连凿,共打21个碗,全部开完便“一片光明”。并有“碗打得越碎,罪就减得越轻了”的说法。

  
五、迎神赛会

  旧时,每年农历三月二十七日,县城“迎岳帝”,“许愿”人要戴枷锁,臂穿铁线吊锡香炉在大街游行,以“消灾解难”。五月初十“迎城隍爷”,各乡、镇民众进城烧香,“城隍爷”、“后宫”、“太子”、“高矮阴差”、“牛头马面”都抬着出游,街上人山人海。
  东游镇,每年农历正月十五“灌酒会”,习俗十分野蛮。迎高矮无常、福主爷出游回庙后,设宴灌酒,新头首灌旧头首,竹管、钵头、脸盆都用上,将旧头首灌得死去活来,倒在庙内无人管,说是“灌得越凶越清吉”。民国28年(1939),当地政府曾明令禁止,次年又兴。解放后才废弃。
  旧时,东峰镇正月十一“迎大奶”,举行“花灯赛会”。各地还有二月二“迎土地”、二月十九“迎观音”、“五月十三“迎关公”、五月廿五“迎神农”,规模盛大。吉阳镇,六月十八“迎诸神”,连闹三天,凡新婚生子者,门前设香案、点香烛、摆“丁酒”、办斋席,宴请亲友。十月初十“做下元”,由福州传入。旧时每年在八角楼福兴会馆聚会,叫“下界节”,用五颜六色纸糊三十六行等级人像及“阎王”、“判官”、“牛头马面”摆满一堂,宣扬“善恶报应”。


  
六、算命 看相

  算命建瓯人“算命”,有按“生辰推算”和“抽签测字”两种。前者,由顾主报给“八字生庚”,算命佬按骗人“公式”推算出命中“富贵贫贱”、“相容相克”及“劫数”等“祸福”;后者,由顾主抽出“签诗”,算命佬按字面胡猜,测算出某项“命运”的“祸福”。此外,还有为“命运”疾苦和住房及为长辈造坟墓“凶吉”而“占卦”的,俗称“做卦”。
  看相 “看相”分看人“五官”和手掌“花纹”两种。前者,根据“五官”相貌推出“富贵贫贱”,有所谓“官相”、“福相”、“寿相”、“苦力相”、“灾祸相”等等。后者,则根据手掌“花纹”推出“福禄线”、“子息线”、“生命线”、“和善线”、“凶杀线”等,胡诌人生“祸福”。
  “算命”“看相”是害人误事最普遍的迷信习俗。民间虽有“把心不定,抽签算命”和“捞风做卦不可信”的俗话,但迷信“命运”的人还不少。


  
七、梦三姑 降童 盘乩

  梦三姑 由“三姑婆”伏桌做梦幻式的动作,然后胡说自己是何神何灵,多有人“问花树”、“问药医”、“问亲魂”等。所谓“人似一树花”,三姑婆说他到了下界,看到人的“树根基深浅和杆枝的圆缺”,并胡诌人的“富贵贫贱”、“相生相克”、“身心疾苦”、“寿源祸福”。要是求医问药,巫婆胡指“病因”,教给几味中草药。要是问“亲魂”,提出已故亲人的名字,由巫婆到“阴间”查寻,片刻,代表“某亲人灵魂”与在世亲人对话,要是问“亲人在阴间生活境况”,巫婆就说:“我无房、无衣、无钱”,家人就去烧纸钱、纸衣、纸库;要是问“家人命运”,巫婆就答:“某家人某年有某灾难,要禁戒某事项”,家人就门也不敢出,无所适从。
  降童 由迷信职业“神汉”为“童身”,在神前蒙眼伏桌,另一人拿着点燃的香线,七念八划,片刻,“童身”跳起,自称是何神何佛降临。有问医药、问升学、问就业、问生意、问赌钱、问婚姻、问子嗣、问官司等等。“降童”者胡乱指点,“问童”者晕头转向。
  盘乩 由两人变魔术式的各在砂盘两侧相对站立,扶着乩斗在砂盘上乱涂,所谓“乩神临而乩斗动”。于是砂盘上点划的字样,就是“神的吩咐”,令问乩者照字去“治病”、去“解救”,害人非浅。

  

第二节 陋 习
 

  赌博 旧时,好吃懒做、道德败坏的人及流氓、地痞以聚赌为业,花样繁多。“挂花会”是一种大赌方式,三十六门,压中为赢,一钱赔三十钱,参赌者甚众;“打牌九”以数点为据,多点为赢;“打麻将”、“打纸牌”,四人一桌,先“和”为赢;“赌六陈”,一具六面,手捻转动,每面一陈姓不同名字,压中为赢;“掷骰子”,一种骨制六面粒状赌具,以点数排列花样为据,高招为赢;扑克牌也当赌具。更有在赌场上放高利贷、卖高价食品而发赌财的。过去,名目繁多的赌博,造成不少人废事荒业、倾家荡产、嫁妻卖儿、行窃为盗,甚至凶杀,扰乱社会。解放后,曾基本禁绝。80年代以来,禁而不止,赌风又起。
  吸毒 旧时,建瓯人深受鸦片烟毒害。上瘾者,脚酸手软、骨瘦如柴、浑身无力。特别在民国17年前后军阀统治建瓯时期,开烟禁,准人种鸦片,到处设烟馆,军阀坐收烟捐,造成不少人家破人亡。解放后,吸鸦片已禁绝。
  蓄婢 旧时,人当商品买卖,有钱人家买奶婆(丫环)、奴狗(奴隶)侍候主人。主奴等级森严,以陪嫁来的奶婆为大、自买的为小,奴才又使用奴才。有的主子任意糟踏奶婆,而后强制嫁卖。这种不平等的社会陋习,解放后已禁绝。
  纳妾 旧时,建瓯有钱人生活腐化,常娶一妻多妾;也有的喜新厌旧,将原妻打入“冷宫”,另娶宠爱为妾;又有的封建思想严重,认为“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妻子未曾生子,另娶一妾生子“传宗接代”。解放后,重婚纳妾的陋习已禁绝。
  卖淫 旧时,不少贫家女子被拐卖,沦为娼妓。特别在民国17年前后,军阀统治建瓯,开娼禁,收花捐,公开卖淫,毒害社会风气。解放后,取缔卖淫,发现暗中牵引、窝娼、行娼、嫖娼者,绳之以法。80年代,卖淫现象又有所出现。
  典妻 旧时,婚姻实行买卖制,有些穷人无力娶妻,又有娶妻后负债累累而无法供养者,托媒说定,将妻子“典”与别人,写出“典书”,议定“典价”、“典期”。在典期内生儿育女归典娶者所有,到期妻归原夫,价款不退。一般出现在穷山僻壤,解放后此陋习已绝迹。
  上半门 家穷无力娶妻的大龄男子,托媒说定,到因身体状况不佳等原因而无法供养妻子儿女的家中“入赘”,一妻双夫,定期轮流同房,建瓯人称“上半门”或称“上生门”。一般出现在穷山僻壤,解放后,此陋习已绝迹。
  溺婴 婴儿出生时,见是女婴就放入盛有水的盘中或马桶淹死,也有用胎盘盖面,封口闷死的。这种残酷的溺婴,旧时十分普遍。造成溺婴的原因,大都由于生育过多,无力供养,或是所生的尽是女婴,不愿抚养而溺毙,私生子溺死的男女均有。现时个别溺婴者,多为已有女孩,想要男孩,躲避计划生育偷生多胎,所生又是女婴而遭溺毙。解放后,国家保护妇幼人身安全,对溺婴者绳之以法,溺婴现象已极少见。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