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地情论坛 >
来源:闽之源·古建州 作者:建瓯市方志委 赖少波 点击:

闽之源头“冶城”在瓯“十考”(下)

建瓯市方志委  赖少波
 
六、倒推金融考证法:金融里的玄机

      “冶都”不仅能“冶”重器、礼器,而且还能“冶”“建州钱”“建州镜”,这更是“冶”业的精品!建瓯传统铸造业的工艺历史,可追溯到商周时期,从历年在建瓯先后出土的商周青铜大铙、青铜觚、青铜剑,以及全套12件的铜音盏得到佐证。


      据《福建通志》记载:“唐会昌年间(841-846年),全天下铸钱,所铸钱各加本郡号”。又据《旧五代史•食货志》记载:“后周广顺元年(951年),因唐旧制,在建州设永丰监”。这说明唐时建州铸钱已初具规模。唐之后,五代王延政在建州治军揽政、立国称帝,前后二十几年,其间也在建州铸了不少钱币。王延政为南唐所灭,其后所设的“永丰监”,当为南唐所建,因南唐后期虽被迫尊奉后周为正朝,但后周一天也没有真正控制过当时的建瓯。公元975年,南唐为北宋所灭,“永丰监”存在了大约二十余年由此中断。北宋政权吞并和平定江南后,由于福建流通的铜钱太少,于太平兴国八年(983年)诏令建州铸大铁钱与铜钱并行。这样几番铸钱,自然积累了相当丰富的工艺经验,同时也为建立“丰国监”打下了良好的技术根基。
 
      据《宋史》、《元丰九域志》、《嘉靖建宁府志》等书记载,“丰国监”始建于北宋咸平三年(1000年),至南宋绍兴三十六年(1156年)停铸,历时156年。丰国监,也可以说是中央直属的四大银行之一,每年铸制数十万贯铜铁钱币,俗称“建州钱”,通行全国。“丰国监”是当时全国四大铸钱币铸造基地之一,与饶州永平监、池州永丰监、江州广宁监并称“宋代铸钱四监”。


      用倒推考证之法,我们认为,正是“冶”在建瓯,方能冶出之后在中国历史上举足轻重的商周青铜大铙、青铜觚、青铜剑、全套12件的铜音盏等惊世骇俗之精品,以至后来的“永丰监”,再到“丰国监”,成为全国四大铸币中心,在中国铸币史上取得令人瞩目的绚丽光采!我想,正是冶的光芒,穿越历史的时光隧道,从商周一直到唐宋,在历史的星空上划下了一道浓墨重彩的一笔!也更加清晰地佐证和反证了冶在建瓯的判断,更为我们的考证增添了一个唯美的诠释与注脚

七、倒推文物考证法:文物里的玄机

      1978年,建瓯小桥镇阳泽村出土的,现存于北京故宫博物院的青铜大铙,重达100多公斤,是当年出土的我国同类器形中最早最大最重的青铜礼器。同年,该村还相继出土了20余件青铜礼器。十年过后,距阳泽村5华里的梅村又出土了一组青铜甬钟。


 
      1982年,在建瓯南雅村又出土了一套宋代铜音盏,共十二件,这是当年我国发现的唯一一套古代铜瓯实物。它们用铜铸制而成,形如圆口碗,碗口平行外展呈小边,大小不一,高3厘米,一般在2.5厘米左右。最大的重270克,最小的重150克。依大小不同,敲击时能发出不同的音阶,除两件破损外,其余十件可发出悦耳的音响。

      2009年,小桥霞抱村又出土了罕见的春秋青铜宝剑。该青铜剑形制为“斜宽从,狭长锷,厚格,圆箍”器形完整,具有典型春秋晚期吴越短剑的显著特点。

      据专家学者考证,出土于建瓯的这些青铜重器都不是一般的贵族能够僭制享用,属于祭祀礼器,是王权的象征。大量上古青铜重器集中于建瓯,而建瓯市东郊至今仍有古代所遗留的冶铜古村落——“铜场”,专家推测建瓯在古闽时期就是一个有“冶”、会“冶”、能“冶”,且能“冶”出精品极品的传统产业——“冶”的发祥之地。因此,用最简单的倒推考证之法,我们得出的结论只有一个:闽之源头“冶” 在建瓯!
 
八、倒推地名考证法:地名里的玄机

      在中囯各省、直辖市、自治区,县级行政区域将近三千个,但在地名的命名上,福建有个奇特的文化现象,就是在全省的县级行政区域中,带有“安”字与“宁”字的邑名特别多,有16个,接近全省县级行政区域的五分之一,这在全国各省、直辖市、自治区中是唯一的。


 
      从福建相关史志中的行政邑名历史资料考证,这些带“安”字和带“宁”字的地方均同建瓯市旧邑名——建安县、瓯宁县有着密切的关联性,这些地名均根源、发端于建安县和瓯宁县,即今建瓯市。
 
      此外,距城关19公里的小桥镇阳泽村英才辈出。南宋开国宰相郑珏,太常博士郑存,明朝刑部尚书太子少保郑赐,清朝刑部左侍郎郑重等皆诞生于此。阳泽村龙池自然村更建有“龙池养蒙书院”,陈列着194名当地历史上入仕为官的官员画像,宋高祖亲笔诏谕赠匾额“忠穆后裔,官林世家”。 历史上皇家与该书院有着怎么密切的联系还有待进一步考证。但山乡的一个小小的自然村,单单一个郑氏家族,就能走出了如此之多的官员,却是一个有史有据的事实!也实为罕见,堪称“福建百官第一村”。更耐人寻味的是,阳泽村在当地人的方言中,自古以来便有一个响亮的名字叫——“王宅”。众所周知,中国历史上的等级制度是相当森严的,而一个小山村竟然可以“僭越”层层等级名叫“王宅”,其中必有玄机!
 
      由建安、瓯宁衍生出的“安”“宁”地名文化,为什么能幅射至全闽大地?建瓯一个小小的自然村怎么会走出的众多达官重臣?建瓯一个小村落的古地名怎么可以“僭越”层层等级仪制名叫“王宅”?破解这层层疑问的唯一答案只有一个:就是一个解释,那就是:福建之首邑,“冶城”在建瓯。
 
九、倒推文化考证法:文化里的玄机
 

      自古以来,建瓯的茶文化、酒文化、竹文化、民俗文化、美食文化相当繁荣活跃。建瓯的茶业、酒业早在宋明时期就蜚声京城和海宇,其“茗战”、“对拳”等茶酒文化在民间广为流传,形成了建瓯一道独特的民俗文化风景线。北苑茶历史悠久,经历了唐末五代的闽国、南唐、北宋、南宋、元、明前后六朝的皇家御茶,深得42位皇帝的青睐与推崇,名冠天下458年。尤其在宋代,更是达到登峰造极的境地,开创了中国茶史上空前绝后的“龙茶盛世”。著名诗人陆游曾在《建安雪》中盛赞“建溪官茶天下绝”,周绛也在《补茶经》中美誉“天下之茶建为最”。历史上,像北苑茶这样熔茶品(“北苑”龙凤团茶)、茶具(建安“建窑”所烧制的“建盏”)、茶艺(建安“斗茶”习俗)、茶神(凤山茶神张廷晖)、茶业(前丁后蔡詹金圃)以及荟萃众多名家的颂茶诗文和研茶专著于一炉的茶文化发祥地,可谓绝无仅有!


 
      建瓯的酿酒业,是一个历史悠久、酿造有术、生意稳定的传统产业。从建瓯出土的商代青铜觚等酒器判断,建瓯的酿酒业至少可追溯到商周时期,至唐宋已经十分发达。迄至明清,手工酿酒工艺已臻精良之境。据考,明清时期,建瓯已有“梨花春”、“清河”、“西施红”、“状元红”等名品行销于世,其中又尤以“梨花春”“清河”为著,其味沉厚,余韵悠悠,颇得时人喜好。当年曾有诗评赏建瓯清河诸酒“建州(今建瓯)曾习梨花春,所以河清润绛唇,西子状元红熟胜,由来尤物也难伦。”
 
      建瓯作为八闽上郡,其饮食文化源远流长。因此饮食业相当发达,饮食店遍布城乡各大街小巷,经营花色品种繁多。

      特别值得一得的是,建瓯以朱熹、袁枢、杨荣等历史名人为代表的朱子理学文化和以东岳文化、太保文化、光孝文化为代表的宗教信仰文化,在福建省更是首屈一指。


      建瓯历代名人辈出,唐末五代之际,王延政在建州称帝,宋代理学家朱熹成长于建瓯,史称“三杨辅政”的政治家之一杨荣、中国十大历史学家之一袁枢、音韵学家吴域、外交家徐兢、文学家吴激、现代革命先驱杨峻德等一些名垂青史的人物诞生于此。陆游、辛弃疾、蔡襄、李纲以及世界著名旅行家马可•波罗等都曾驻足建瓯并留下赞誉。
 
      经综合查阅、对照、考证《闽书》、《建宁府志》、《建瓯县志》、《中国人名大辞典》等有关史志典籍,初步统计出有典有据的建安、瓯宁两县(今建瓯)籍的进士总数超过1200人,其中有状元6人,他们是叶齐、徐奭、徐遹、翁德舆、黄硕、陈应行。此外还有十大宰辅,他们是唐代的游简言,五代的潘承佑,宋代的吴育、郑珏和袁说友,明代的郑赐、杨荣、李默、雷礼,清代的郑重;十大将帅,他们是陈诲、谢勋、吴栻、黄齐、叶康直、滕伯轮、金钺、叶启杰、刘德浦、邹坚等。另外,收入《中国人名大辞典》的建瓯籍人物有叶京、游恭、李虚已、叶康直等上百人。在这片文化沃土上,还孕育了出类拔萃的现代英杰。江龙、徐洵等两院院士,用自己的智慧和学识,为中华的科技崛起,在自己的领域里作出可喜的贡献。留美宇航博士吴金龙为人类的太空事业奉献了华人的才智;世界著名的青年科学家宋晓东探索出地球内核超速旋转的奥秘,成为二十世纪十大科学发现之一,震动世界科坛。正是“冶”的千年积淀,才成就了建瓯如此厚重的人文底蕴。

十、倒推方言考证法:方言里的玄机
 

      闽北方言建瓯话的形成受其历史背景、自然条件和社会基础等因素影响较大。战国末期,越王无诸入闽,对建瓯带来了深远的影响。无诸的贡献,不仅表现在开疆拓土,缔造闽越王国,更重要的是带来了中原和吴越文化,这些文化通过长期交融,已深深地植入建瓯人的意识之中。同时,建瓯地处闽北山区盆地。由于山区交通不便,相对阻碍了建瓯与中原文化的交流与融合,逐渐形成了不同于中原独具特色的建瓯方言。
 
      方言是体现一个地区的文化基因,折射出厚重的历史文化。建瓯方言是中国八大方言之一,为闽北通用,由古汉语发展而来,保留了古汉语中众多的语音特点和古汉语词汇,被学术界认为是上古汉语的“活化石”。经20世纪60年代初全省方言普查确认,它是闽北方言的代表点,主要通行于明清时期建宁府属的建瓯、松溪、政和、崇安(今武夷山市)、建阳等县市,以及浦城、南平、顺昌等县市中接近建瓯的乡镇,使用人口有200多万人。
 
      建瓯方言中保留着大量古音,如“筷子”——“箸”;“洗澡”——“洗浴”;“蜂窝”——“蜂巢”;“去玩”——“去嬉”;“皮鞋”——“皮靴”;“笋干”——“笋脯”等。


      建州方言表现用手“打”人的词句,远比现代汉语多,表达的感情色彩也更丰富,比较有代表性的就有:揍你、擂你、挎你、擖(gué)你、捋你、掴(xio)你,等等,不下十多个,但有的不知道该找到什么对应的字来体现。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如今虽然建瓯已基本使用汉语,但在日常用语中还保留着相当丰富的建瓯本土特有的方言,这些方言词语无法用文字表达,即使以拟音写出来了,字面上也很难解释。这些方言词语就是古闽族语言遗存下来的活化石(当地人又称作“鸟语”)。如蜻蜓——刊魁[k′an33k′o54],干净——侎俐[lai33li44],操心——慌热[xuan54iZ21]等。此外,还有一些形容颜色的词语,如“璃璃绿”“漆漆黑”“烘烘黄”等。
 
      建瓯方言里头的俗语丰富多彩、形象生动、言简意赅,具有浓郁的古闽色彩、闽越遗风和乡土地域风情。比如“城西炮”来源于清顺治年间建瓯特有的历史事件;“废明牌”是清朝取代明朝之后,人们对前朝荣誉封偿的否定;“三七搭”是建瓯做年糕的经验配方。
 
      此外,还有揽裤骹、矮炉饼、做皇帝、嬉牌仔等等,这些丰富的方言词汇,都代表和反映了一定的历史文化背景,折射出建瓯作为闽之源头在地脉、人脉、文脉的源远流长及其生生不息的古闽族早期语言文化基因深深烙印。 


 
结束语:

      “冶城”作为福建文化的发源地,她需要血脉传、沃土养、人文育,强军护、商贸兴,而综上所述,建瓯地理位置优越,水陆交通便利,商贾云集,经济繁盛,人文底蕴厚重,代代沿革薪火相传,不断线不断根,为闽之源头、福建首邑的发祥地“冶都”提供了底蕴厚重的孕育温床。建瓯历史上长期为首郡、首州、闽都、首府中心枢纽之所在,长期都是全闽的军事、政治、经济、金融、文化中心,为其作为闽之源头、福建首邑形成一个完整而翔实的证据链!
栏目列表